雨の鎮魂歌

[文豪野犬/中原中也/双黑/太中] アンビリーバーズ

*社会人周二下午突然的自我


*脑洞来源 1:戸渡あづま的双黑短漫《轻蔑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:8爷的歌《アンビリーバーズ》


*似乎好像大概是刀,肾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我不赞同你哦。突然搬出这样的问题来,是想验证什么呢?”

一如既往的挑衅吗,这个混蛋。



“我不是那种很诚实正直的人。”

这样的事情,早就看出来了啊。



“你还是这么肤浅、粗暴、头脑简单到炸啊。真是一点变化也没有,无趣到这种程度吗,中也。你太好懂了。一直以来都是哦。”

嘴唇动了动,还没出声就被轻佻又慵懒的刻意拉长的声线打断。



“啊啊,是想说我又懂你什么吗?中也。十几年了哦。虽然并不想,但我确实对你了如指掌呢。思维也好,动作也好,要出口的话也好,呼吸的频率也好。这种程度的猜测和预知,我连脑神经都不需要调动哦。”



出乎意料的,平静了下来。



“真可怜啊中也。理解不了我,这不是当然的吗?在牢笼中还故作姿态的蛞蝓酱哟。除了执行那个人的命令之外,蛞蝓有过思考这种高级的人类行为吗?”

除了执行那个人的命令以外....什么都不剩吗。



“帽子也好身上的衣服也好喜欢红酒这类故作高贵的品味也好,一切都最讨厌了哦。”

知道的哦。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像牧羊犬一样被对待的态度,确实能感觉到,是很讨厌呢。



“存在的意义什么的,你连考虑都没考虑过吧?”

存在的意义......吗。



“你明白的吧?我对你抱有的感情,一直都是轻蔑哦。”


“可以的话,你的一切我都不想知道。从一开始就是,跟你完全无法进行交流呢。”


“名义上的搭档罢了。”


“我们并不是同伴那样亲密的关系。”


“过去不是,未来更不可能是。”


“所以不要自作聪明以为我欠你一个解释。我的行为和选择,跟你毫。无。关。系。”




中也的表情平淡到看不出一丝波澜。诶?预想中的暴怒呢?


他慢慢的转过身,压低了帽子。








还是那么自以为是啊。青花鱼。

一直以来无条件的信任都是单方面的,这种事早就知道了啊。


所以才会练就最强体术。


不被信赖的悲伤,连表现的必要都没有吧?


正因为长夜漫漫看不到尽头,所以才会拼命又无力的追赶太阳不是吗。

就这样遥望太阳,却只能呆立在地上。


没有地方可去啊。除了这里。


没有选择的权利。选择权一直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。

被贬损,被侮辱,被怎样对待,已经早就无所谓了。



“假如神真的存在的话,我只祈祷一件事。余下的不知何时终止的生命里,我祈祷,再也不会遇到你。”

说完这一句,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港黑遭到重创。


中也作为残存的生力军之一,被命令无论如何也要挡住多达几百人的异能者精壮部队,掩护森鸥外等人离开。



要透支了。没得选了。

最后还真是被果断的舍弃掉了呢。




已经.....不能再撑下去了。


汚れつちまつた悲しみに——


时隔几年后再次发动异能的最强形态,还是这种既温暖又难过的感觉吗。

说起来万象万物中真正属于中也的,似乎也只有这个了呢。



黑暗羽翼的包围中,燃烧殆尽的那一刻,他竟久违的觉得很安心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侦探社。


中岛敦:“从线人口里得知的情报就是这些了。中原中也确认死亡,周围尸体共四百六十三具,地表及建筑大范围毁灭,港黑余孽均已逃亡海外,去向不明。”


众人散去后。


敦:“中原先生确认是以一当百,使用异能暴走后死亡的。”

太宰:“恩。”

敦:“是被当做弃子了吧。”

太宰:“恩。”

敦:“最后关头,明知道没有人会去救他,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慢慢消亡,那种感觉一定很悲伤吧。”






太宰治:“大概吧。”


二人最后的最后见面的那一番话,他一定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吧。













看了很多太太的同人,甜饼也好短刀也好,再回顾原作,擅自把双黑理解为是这种感觉才对,真是对不起啊。


来自一个无可救药整天沉迷中也的中也厨。